白侯侯侯侯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Ⅰ

天明之前Ⅰ
摩托特技师兼毒贩中也x地下医生太宰
无异能注意#
不知道会不会ooc先预个警#



       即使在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中,中也仍旧清晰地听见了轻微的、螺丝落地的声音。
       “叮”
       铁制的框架相接处偏移了极细微的一个角度,随着后面机车的碾压而上发出令人胆寒的咯吱声。简陋的轨道瞬间崩塌,头车从高处直直掉下,紧贴在机车上的车手被几个铁架在空中拦了几下后,狼狈地脊背落地,随之而来的坠落物将他狠狠压在地面上。头盔顶替脑部收到重击突兀地凹了进去,边缘变形隐隐约约露出一缕橘发。幸免的车转弯后停下,几名车手下来合力把压住主车手的铁架挪开。
        紧身皮衣的人形终于完整地露出来,锋利的铁制边缘划破皮衣留下大大小小渗血的伤口。他单手撑地坐起,一边的车手立即把他扶住。主车手解开头盔摔在地上,训练场上的队员齐齐地心里一紧,顿时连呼吸的力度都放缓了不少。中也脸色铁青,那张让看客尖叫不止的俊秀脸上刮擦出几道不深的伤口。中也略瘸着腿走了几步,掏出手机打了几个字便走出了训练室,砰地一声摔上门。
        “中也——好久不见了嘛。”太宰治推了推眼镜,勾起对老熟人才会出现的笑容。
        换做平时中也大概会不痛不痒地骂他一句怪人然后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准备接受太宰治那微凉又灵活的手指和黏腻的腔调——可现在中也明显没有这个心情。
        太宰治惊奇地看着轻易不肯露出身体的中也板着脸带着煞气坐在他的病床上甩掉夹克脱掉贴身的背心和紧绷在腿上的长裤,坦坦荡荡地将大半个身子裸露在他面前。一身的刮伤有些触目惊心,大腿处伤口随着中也脱掉长裤的动作裂开,新鲜的血液凝成一线顺着腿部肌肉的线条一路滑落在灰白的床单上。
        看来心情不太好啊。太宰治摸了摸下巴上隐约的胡茬拎着箱子走过去将浸泡过浓酒精的棉球摁在中也肩部的伤口上。
        “真是难得的狼狈呢中也,是被人打爆了车胎吗?”太宰治漫不经心地把棉球丢到垃圾桶中,不一会那些沾了点鲜血的棉球便在垃圾桶内占领了不小的领地。中也抽出烟盒和打火机单手噼啪一甩抽出一支烟点燃叼在嘴里深吸一口,伸展手臂不让那些高浓度的酒精滴下去。
        太宰治在他有些昏暗的地下诊所中熟练的进行着治疗,偶尔需要缝合的地方也是动作流畅,快的让中也几乎感觉不到疼痛。
       “抽烟不利于伤口康复。”
        太宰治扶起中也的小腿麻利的裹好绷带,语气一如之前的轻佻。鸢色的眸子眯在镜片背后,有意无意的吹散了中也面前的烟雾。
       “做你的医生”
        中也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爱车的损坏让他格外焦躁。他脑中迅速回忆着近来的交易细节,试图找出值得买主动这等手脚的错误。
        “那么,抽烟是会阻碍软骨层骨化的?”太宰语气中笑意更浓,满意地感受到手下中也的肌肉猛地缩紧。中也抽了抽嘴角,一手抓住皮衣披在身上几下套上裤子,一手把未燃尽的烟捅到太宰治嘴里。随后他丢下钱包从隐蔽的暗门出去,留下太宰治叼着口端有些湿润的半卷烟悠哉地翻开他的钱包抽出一摞纸币。烟头的火星随着他呼吸的动作忽明忽暗地闪烁,衬托着向上挑起的嘴角。
       已经是晚上了。初春的夜晚风还能够凉的夜归的人抖上那么一抖。中也一路走过几家熟悉的酒吧,在接连微笑摆手之后终于找到一处安静的小巷子,接通了一直震动的手机。
       “中原前辈,我是芥川。”
        中也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示意芥川接着说。
        “Boss 听说了,训练场已经重新检查,后天就可以正常训练。并且Boss 表示,下周的客户很重要,请前辈务必参加。”
        “Get.”中也咂了咂舌,挂掉电话。
        这次的客户……似乎是一个大腹便便上了点年纪的秃顶男人……?那种男人怎么能付得起请他们车队专场表演的价钱?
       中也揉了揉眉间,估计Boss 又要搞事。
       自己受伤的事应该被严禁说出去,不过多少会有些风声流出。如果有人趁机起冲突或者搞小动作,那就有些麻烦了。中也快步走出小巷,双手插在裤兜里向家走去。
        毕竟虽然严令核心成员禁止触碰货物,但总有那么几个漏网之鱼。好在他们还比较安分,Boss 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中也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孔里,异样的触感瞬间传遍了全身。细小的鞋尖碾动地面的声音似乎被无线放大,中也一个虎扑卧倒在地躲到楼梯间的死角。一颗子弹经过刚刚他站的位置击破了后面的盆栽。随后说一阵并不掩饰的脚步声,显然对方一击并未得手之后选择了撤退,听起来还是三人以上。中也头疼地蹲下,等脚步声逐渐消失才再次握住钥匙。
       看看,这不吗。
       那几个人从中也家窗台跃出之后爬到楼顶打了几个手势,四处隐藏的男人解除了警戒各自离去。远处的森鸥外像是有感觉一般仰头看向夜空,晚风吹得他抖了抖。他勾起薄而 锋利的嘴角,笑得像个老狐狸。
       这只是个开始,是个花絮,是对方下的战书。
       还会更精彩。
       森鸥外眯起眼睛拽着他家爱丽丝走进巨大的办公室,高而瘦的背影在夜里看着有些渗人。
       他们是毒商。
       他们让这个城市着迷。
       他们让这个城市沉沦。
       当然,摩托特技的表演只是个幌子。可惜这个幌子也得是地下交易。
        这是个风雨飘摇的城市,它极不稳定。一点的风声走漏都会引发几场夜里的火并。
        但,只有这样才足够盛大。

评论

热度(21)

  1. 白叶子白侯侯侯侯 转载了此文字
    快看一只硬气的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