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侯侯侯侯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Ⅱ

“表面大面积刮擦掉漆,真皮坐垫刮裂损坏,排气缸受损,油缸活塞受损……”梶井基次郎拿着报告书读的一本正经,他每多读一句中也的心就疼一下。看报告书的厚度大有滔滔不绝的架势,中也叼着烟暗骂弄松螺丝的王八蛋,果断地做出截停的动作。梶井基次郎识趣地跳过了让中也抓狂的部分,挑着重点念了几句。
“总之,要想完全修好直到可以表演,大概要两周。您的机车配置都是顶尖定制的,再配齐全很费劲。”
中也揉了揉太阳穴,考虑着要不要直接换一辆车。梶井基次郎同情地拍拍中也肩膀,准备把他送出这嘈杂的修理室。“我们会尽快联系厂家配置损坏的配件,在此之前您还是——”梶井基次郎一顿,夸张地捂住心口做出一副心痛忸怩状。中也嘴角撇了撇,抬手给了这变态一个爆栗。梶井基次郎更加重了痛苦的表情,脸部扭曲的角度让谁都自愧不如。中也懒得再理他,自己走了出去。梶井基次郎挑高音调捏细了嗓音,话里略微带了些挖苦的意思。
“动用您那个平时舍不得碰的雅马哈yzf  R1吧——”



太宰治无精打采地打量着眼前的钱包。
深棕色的,大约有一个手掌那么大。做工用料都不甚精细,连“普通”都算不上,简直可以称之为“低廉”。
和中也的机车坐垫相比可差远了——太宰这么想着。中也对机车的审美他勉强可以点头,可对随身物品甚至队服的审美他连想都不愿意想。
那黑色的帽子是有多么丑啊,那紧身的队服是什么诡异的审美啊哦不那叫审美吗,这棕色的钱包是老年的大伯伯都不会用的啊。太宰治掰着手指算着中也令他发指的审美体现,可偏偏找不出中也令他乏味的方面。
哝,中也的橘发很漂亮,也没有化学试剂染过的粗糙感和刺鼻的味道。他在给中也处理伤口时可以心安理得地用鼻尖或者额头蹭蹭中也的发顶,软软的,带着点清冽又不是那么犀利的味道。
中也的眼睛很迷人,每次中也进来他总喜欢盯着中也的眼睛失神,然后被中也不耐烦并有些粗暴地拽住头发。就算中也闭着眼睛,精致的眼眶和浑圆的球体也轮廓完美,足以让他想到那双漂亮到让人窒息的眸子。
中也的唇很精致,虽然不是他之前喜欢的那种略厚而饱满的嘴唇,但中也的唇形十分标准,线条像雕刻大师惊心修饰过一样流畅。尤其是中也生气时做出抿唇咬牙之类的动作时,只看那两片唇和愤怒根本沾不上边,充斥着性感。
中也脖颈上的皮质项圈很适合他,中也的黑色手套带着那么一丝丝的禁欲和色气,中也的手合乎比例的修长有力骨节分明,修剪整齐的指甲涂上了深沉的黑色却意外地显得嚣张……
中也中也中也中也……
太宰治叹口气,拿起那个他无比嫌弃的,中也的钱包轻轻摩挲,想象着中也的温度。平心静气地说,中也昨天来了之后脱得只剩黑色的背心和短裤,紧实而比例完全符合太宰治严苛的审美并带着刮伤的身体在他眼中显露无遗的时候,太宰治的心跳明晃晃地停跳一拍,随即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速度狂跳起来。
中也……中也……
太宰治打开钱包,将它凑到鼻翼边试图嗅到中也的味道。一阵酥麻的快感传入他全身,他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太宰治抑制住了把头埋进去的冲动,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在门把上。
他回过身再次拿起钱包翻看,在装着银行卡的位置发现了一些细小的,让人无法察觉的白色粉末。太宰治把粉末用指尖捻起来看了看闻了闻,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但他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粉末全都倒出来吹散,又出去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拿了下来。





“中原前辈”芥川单手把头盔捧在身侧站在车边,他身后是五人人组成的顶尖车队。如今他们整齐一划地站的笔直,左手捧着的头盔上嚣张的用淋漓的红色写了每个人都名字。黑白参差的队服紧致地裹在他们身上,花哨的签名同样被印在了队服上。队伍前端的是中也那辆雅马哈yzf  R1,他到底是把那辆车提了出来。
“设备已经翻新检查完毕,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和失误。您的雅马哈yzf R1已经准备就绪,Boss亲自监督技术人员梶井基次郎进行的检查确认不会出故障。由于您要求今天就恢复训练,准备的有些仓促。”芥川顿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为难,中也看他一眼,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Boss之前打电话给您但是您关机了,于是Boss要我给您带个口信。”芥川站的更直了一些,双脚站成标准的四十五度丁字形。“有个自称太宰治的男人给您打电话也关机了,于是把电话打到了Boss那,太宰治说您的钱包还在他那,希望您尽快过去取。Boss也说了要您多留意一下,手机别再关机了。”
中也听到太宰治这三个字一愣,他差点忘了自己钱包的事。随即他打个响指示意收到并挥手让队员们准备训练,横跨一步骑上机车带上头盔。
算上中也和芥川,这个队伍共七人。七人极其默契地同时拧动把手,巨大的轰鸣声冲荡开来。中也愉悦地吹了声口哨,新车的轰鸣声响亮又性感,坐在车上仿佛驾驭着一头猛虎,无论面前是什么他都可以不屑一顾,谁敢拦他的路,他就碾过谁的身体。
中也喜欢这种掌握暴力的感觉,这让他那双湛蓝的双眼闪亮又刺目。中也拧动车头率先冲上轨道,轻车驾熟地在时断时续的轨道上驱车做出令人赞叹的特技。身后的车手一一跟上分成几条不同的路线,车上一条银色的亮带反射着灯光,他们在不同的断口处跃起,在交错的瞬间击掌欢呼。不遗余力地模拟着表演的场景。中也在上升过程摘掉了他的头盔,亮眼的橘发被风撩起露出饱满的额头和威慑力极强的双眼。他在最高点腾空而起,机车和中也相互映衬,毫无破绽。
落地,回旋。重新站为一列。
中也满意地点点头,把拿在手里头盔放在芥川手中。走了两步后回头看看没有动作的芥川想了想,拿出手机向他挥了挥。“帮我把车送回去——我去取我的钱包。”




对特技摩托不是很了解……对摩托也不了解……
如果出现专业术语之类的问题请大家别太在意……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