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侯侯侯侯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Ⅲ

摩托特价师兼毒贩中也x地下医生太宰


下雨了,最开始还是淅淅沥沥的,但很快天空就有序地增大倾落的雨量。中也不得不加快脚步,他可不想被淋得湿透。到了太宰治那隐藏的门面前他连门都没敲,拧开把手就走了进去。
也就是这一会,外面压抑了半天都暴雨终于降临。闪电远远地从空中划过,几秒后是令人心肺跟随着一同震颤的雷声。中也摘下帽子抖了抖帽子上的水,却闻到一股浓重的酒气。中也抬头向里面张望,果不其然地发现太宰治有些颓废地坐在一堆廉价的玻璃酒瓶中间,单手支着头,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快要见底的酒瓶,正不太稳地给自己倒酒。
太宰治听见动静抬起头,眼中一片模糊地盯着中也看了一会。中也踩掉皮靴走到太宰治面前伸出手掌摊平,太宰治有些迷惑地歪头看了看他,随后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中也,是你呀。又受伤了吗?”太宰治的发音有些模糊,酒精已经侵占了他大半的思想。
“没,我来拿回我的钱包。”中也把摊平的手掌放在他面前晃了晃,心中期盼着这家伙别醉到忘了这回事。
“钱包……嗯……”太宰治揉着眉心想了想,恍然大悟般放下酒瓶将左手握拳拍在右手上。“你是说那个丑的要死廉价到老年大伯伯都不会用的钱包?”
中也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太宰治这一连串的形容词让他很是不爽。即便如此他还是点了点头“对,就是那个。”犯不上和醉鬼计较,中也这么想着。
“什么嘛,那个见了鬼的钱包居然是中也你的?”太宰治眯起眼睛嘟哝着把手伸到柜子里摸索。他的动作有些大,被他碰倒的酒瓶发出一连串的声音。中也自上而下地看着他翻找,难得地他站着而太宰治坐着,现在他略高了太宰治一点,这让他很愉悦。
在把全部酒瓶碰倒之前,太宰治终于翻到了那个钱包。可他把钱包攥在手里举高,露出十分孩子气的笑容。
“来呀,中也。”他口齿不清,轻微的鼻音和笑容都让他看起来像个高中生。不甚明亮的灯光被举高的钱包挡住一部分,太宰治踉跄着站起身,中也立即被他的影子笼住了。
“自己来拿吧,如果你能拿到的话。居然在钱包里放了那么危险的东西……可不能轻易还给你呢。”
太宰治缓慢而有些严肃地说着,末了却又挂上孩子气的笑脸。“拿不到的话,我就只好勉为其难地收留这个毫无审美可言的钱包啦。”
中也的嘴角抽了抽,他着实没想到喝醉后太宰治能这么幼稚。偏偏那张故作稚嫩的脸叫他气不起来。排练的成功也的确叫他心情好了不少,此刻也就迁就了太宰治的任性。
中也叹口气站在桌子上伸长手臂去拿钱包,太宰治嗤笑着后仰。中也只得扒住了太宰的肩膀跷起脚尖,桌子有些不稳晃晃荡荡的,中也估测了一下距离发力一跳把钱包抢在手里,却因为落脚点不稳险些栽下去。太宰治眼疾手快地捞住中也的袖子,避免了中也摔到那一地酒瓶子上。
雨变小了点,但街上行人的脚步声却变得急促起来。雨声和单薄的墙壁仍旧无法掩盖那些细密的脚步声,还有危险的,子弹上膛的声音。
中也眼中精光乍现,挺直身子后一个前扑把还站的稳稳当当的太宰治摁在地下。太宰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中也捂住了嘴。中也眯着眼睛看向暗门的位置,找出自己备用的皮鞋穿上。太宰治经过这么一摔清醒了点,配合地乖乖噤声。
脚步声停止了,但这只意味着敌人停止了移动。也许他们已经就位,随时准备冲进来。中也绷紧神经紧盯着暗门的位置轻缓地呼吸着,一手抓起一个酒瓶想着一会要是开抢了这瓶子能不能挡上一挡。
封闭的空间,唯一的暗门又被敌人堵住。对方人数不定,门口的人又带着枪,自己连把匕首都没带……。中也想到自己的处境抽抽嘴角,低头看看一脸纯良的太宰治,哀叹了一口气。
还得带个喝醉了的太宰治……敌人应该是接到了不留活口的命令。
太宰治眨眨眼睛,轻轻把中也的手挪开。中也一愣又要把手摁上,太宰治示意中也别出声。中也咬着嘴唇点点头,动作缓慢地从太宰治身上起来,太宰治单手撑地干净利落地起身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冲着刚刚打穿的洞口挥了挥手。
“嘿,看得到吗——”
中也趁太宰治说话的功夫瞬间侧身翻滚到洞口的视线盲区,对面似乎是看不到中也起了一阵轻微的骚乱,太宰治紧跟着接话:“冷静,先生们,我只是个医生,你们要找的是中原中也吧?”他眯着眼紧盯那扇有些生锈的铁门,“当然,这是个封闭的屋子,他就在我这。但是——”中也靠近门口的动作一滞,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向太宰治。果然,门外的声音平息下来,一时间只有细微的雨打在地面上的声音。
“如各位所见,我只是个医生,因为某些事故被吊销了……”
“别废话,中原中也在哪。”低沉喑哑的声音隔着铁门传来,太宰治微微扯起嘴角向前挪动两步,左腿靠着旧得掉色的沙发。凸出来的沙发脚挡着,太宰治脚尖一勾,一把锃亮的伯莱塔滑出来被几乎拖地的长风衣挡住,中也由愤怒到惊讶,最后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太宰治脚尖轻挑把伯莱塔勾起送到手里,中也咂咂舌拎起一个空酒瓶把手一甩将酒瓶扛在肩上。横跨两步堵住门口上的洞弓起身子。
“就你们几个渣滓也想要我的命?”
太宰治脚尖轻挑把伯莱塔握在手里向刚才声音传来的位置开枪果不其然地听到一声闷哼。太宰治得意地吹了声口哨,几乎同时单薄的铁门开始剧烈震动。中也算准撞击的节奏趁他们蓄力时猛地扯开铁门,果不其然地看到对方一脸震惊地猛撞向门的方向。双手还抱在胸前来不及抽出,中也冷笑一声狠狠高抬腿踹向为首的男人下巴,巨大的脚力将男人踹的硬生生止住了前扑的趋势后仰过去,口中鲜血淋漓显然是咬破了舌头。中也把酒瓶抡到后面的人脸上碎成一片玻璃渣迸溅开。后面的人登时乱作一团,中也甩手带上门两步跑回去。
太宰治拽着中也跑向淋浴间把堆放杂物的架子推开露出一块颜色不太一样的砖块。太宰治把砖块向里摁了一下便听见机器转动的声音,黑漆漆的通道露出来。中也挑挑眉毛看了一眼太宰治明显是对他之前的临阵倒戈表示不爽,太宰治无奈地揽住只到他肩膀的中也一起走进通道。
通道并不好走,分叉和支路蔓延得像个地下的蛛网。地道潮湿阴暗的不时滴下水滴。两人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太宰治一直走在前面,拽着中也的手怕他走丢一般。后面始终不见人追上来想必是搜寻那小小的屋子或是在通道中走岔了,中也松了口气跟着太宰治跳上地面,四下看了看便认出了自己的所在。距离那个小诊所已经很远了,敌人再怎么想也埋伏不到这来。
中也吹了声口哨准备离开,太宰治眼疾手快地捞住中也的手腕。中也疑惑地回头,看见太宰治露出一口白牙笑得眯起了眼睛。
“先不说我救了你,至少因为你我没地方去啦。”太宰治眼见中也表情有所犹豫便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实则在心中笑得快要翘起了尾巴。
“怎么办呢——中也。”




这一章难产了一下,战斗细节也许不是很到位不过已经尽力了……各位将就着看吧。
有兴趣的看官可以关注一下前两章的小细节,对于后面的情节发展有一定作用的,也许。

评论(10)

热度(19)

  1. 白叶子白侯侯侯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