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侯侯侯侯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Ⅳ

地下医生宰x摩托特技师兼毒贩中也
无异能
不知道会不会ooc先预个警
这里的太中不会有太多的温情戏码,他们本身就没有太多温柔可言,但他们会把所有的温柔给对方。
↑是个人理解,注意避雷。
严肃正剧风,第一次写太中如有不对欢迎指正。
友情提示看官们注意文中细节。
以上OK 的看官们——祝阅读愉快。




“当然是你自己解决。”
中也甚至没有犹豫,抱着手臂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太宰治尴尬的咧了咧嘴,不打算多管的中也转身就要顺着路边走开。太宰治叹了口气,放松身子靠在墙上。
“中也——我之前和你说了吧,你钱包里有危险的东西。是一些白色的粉末哦,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太宰治眯了眯眼,中也走路的动作猛的僵住一下才回头盯住太宰治。太宰治背着光站在阴影里,鸢色的眼睛极为慑人的闪亮着。中也抿紧了嘴唇目光缓慢的将太宰治从头到脚的扫视一遍,试图找到一丝一毫的破绽来证明这是个谎言。
太宰治勾着唇角坦然的与中也对视,丝毫不在乎中也那对湛蓝的瞳子此刻加深的不少的凶狠和背后的煞气。中也的不安如黑曼巴一样阴冷而迅速的爬上心脏缠紧,勒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钱包里的白色粉末……是毒品吗。太宰治这家伙怎么知道的……难不成……
中也猛的瞪大双眼,太宰治看着中也的表情笑得更加悠然自得,中也恶狠狠地磨了磨后槽牙,心中萌生了灭口的念头。
中也猛的跃起冲着太宰治扑过去,徒手摁住太宰治的肩膀转而双手掐住他的脖颈。太宰治把一直抄在衣兜里的手猛的掏出来拿着那把伯莱塔顶在中也的腹部。中也用了十分的力气把手掐得太宰治脖颈上一阵青紫,太宰治手上的动作也丝毫不慢,卸掉了保险栓真枪实弹的对准了中也。
太宰治撇撇嘴,嗓音和晚间的风一样阴凉。幽幽的语气像毒蛇吐信一般在中也耳边环绕而上,中也打了个冷战,把手掐的更用力些。
“中也,怎么。这样就想把我灭口了?”太宰治放下了笑脸,伯莱塔的枪口实打实的顶在中也腹间。中也冷哼一声脸色黑的和天色可以一比“不然呢,你有什么自信让我留着你。”
“当然啊中也——不管是毒品交易还是特技摩托的交易都是地下的吧?作为一个接触面比较广的医生没有点自保的老底是不行的。”太宰治得意的抬了抬枪口手指摩擦着扳机看的中也直冒冷汗,一旦得意就会有的手部小动作和伯莱塔结合到一起达到了意料之外的效果。中也黑着脸掂量掂量太宰话里的重量闷不做声的松开手后退两步,缓缓举起了双手表示暂且没有恶意。太宰治也识趣地放下伯莱塔,看着中也戒备的神色控制不住的嗤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中也,那么紧张做什么啊。我们才刚刚联手从包围里跑出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翻脸呢。”太宰治把伯莱塔插在腰后语气轻松愉快,中也把手放下靠在另一边的墙上,仍旧绷着脸。他实在没法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别这样别这样,其实我不想吓唬你的。”太宰治揉了揉笑出的眼泪“我只是没有地方住了又没带钱出来,想让你把我带回去而已。”
中也没吭声。
太宰治无奈的叹口气。当着中也的面把衣兜掏出来让他看看里面是有多干净。中也摇摇头,表示不能接受这个穷酸的理由。
“那我可以借你钱让你去住旅店,你没必要来我家。”
太宰治闻言做出一副愧疚的样子“可我刚刚杀了人诶,我对别人开了枪,作为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我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很是难过自责。再说和中也你待在一起比较有安全感,中也不也是这样觉得的吗?毕竟我知道了你的不少事情,随随便便把我放出去我要是投敌了怎么办,还是管在身边好。”
中也听了觉得有些荒谬,但不得不承认太宰治说的句句在理让他没法反驳。而且的确是带在身边比较好……也许能用上呢。
中也点点头,太宰治灼灼的目光看得他也有点心虚便仓促的做了决定。
“好吧,你跟我走。”
中也几乎是到家的瞬间就后悔了这个决定。
他眼看着一直安安静静跟在自己身后的太宰治在他打开门的一刹那突然间变得生龙活虎,灵巧的从他身边窜过进到他的屋子里。刚跑了两步就被他之前随手丢在地上的纸巾盒绊倒趴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发出惊天动地的类似哼唧一般的声音。
中也发愁的关上门锁好,在心中祈祷着这栋公寓的隔音一定要好一点。太宰治撒了会欢便像咸鱼一样瘫在沙发上,半死不活的腔调吊起来仿佛猫儿挠门一样。
“中也——我饿了——我——要吃——蟹肉罐头——”正在厨房拿刀的中也忍无可忍的把刀狠狠剁在砧板上顶着抽油烟机的声音大吼回去。
“有吃的就不错了!挑什么挑!”
太宰治被这一句怼的蔫了一会,突然又扯嗓子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中也——我——要吃——蟹肉——”
中也正被抽油烟机嗡嗡的声音弄得头疼,太宰治扯长声音的耍赖皮叫他更加烦躁了些,这次中也决定不理太宰治,一手盛饭一手捧着盘子把菜端上桌。太宰治慢吞吞地站起来坐在桌前,叮叮当当的敲着空碗要求中也给他盛饭,中也一勺子饭扣在太宰治碗里恶声恶气的说吃饭。太宰治也不客气的捏起筷子挑挑捡捡,中也咬着汤勺,实在想不通自己是怎么想的才答应让这个叫太宰治的活祖宗住进来的。
吃完饭太宰治又恢复成咸鱼的样子走了两步就倒在沙发上,中也把碗筷堆在水槽里泡上也懒得动弹,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玩手机。
晚风悠悠地贯穿了整个屋子,折腾了一天的中也和太宰治都不想再费力气和对方吵架,两人这么一坐一瘫沉默地吹着凉风,获得了暂时的,难得的平静。
横滨,这个五光十色又充斥着硝烟味儿的城市,在这表面的平静背后,几方势力蠢蠢欲动着互相试探,伺机而动。
他们有的还致力于维护这片刻的宁静,有的正将埋下的棋子一颗颗挖掘出来,有的握紧了几条线索,正准备收网网住那条他垂涎已久的大鱼。
他们还在休憩,趁着这片刻的宁静。
—— 但他们正准备醒来。

评论

热度(19)

  1. 白叶子白侯侯侯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