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侯侯侯侯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Ⅴ

地下医生宰x摩托特技师兼毒贩中也
无异能##





填饱了肚子的太宰治难得的直到睡觉之前都保持着安静,就算中也从柜子里拖出条毯子丢在他脸上也只是抽抽鼻子把毯子摊开盖在身上,连“一起睡在床上”这个在心里念叨已久的要求都没提。
中也乐得清净,冲着缩在沙发上的太宰治强调了一遍不许半夜磨牙打嗝放屁之类的小事就去睡觉了。刚刚短信汇报完情况之后Boss 点名要见太宰治,怕不是又要起早。
中也拉伸了一下手臂倒在床上裹住被子不一会便沉沉睡去,养精蓄锐才是硬道理。
天知道会有什么腥风血雨。
尽管太宰治很不情愿,但还是被中也不由分说的拽着耳朵出了门坐上副驾驶。中也像是怕他突然犯病扒住车门一样猛踩油门,黑色的汉兰达在路上左冲右突,也只能是中也这种骑惯了特技摩托的人才能飚出的车技。太宰治紧紧握着上方的扶手扣紧了安全带,生怕中也一个油门踩错被甩出车外。
中也对自己的开车方式早已习惯,本来他就不是主要开车的,毕竟摩托的开放空间太大,要是出了什么状况也的确不方便。停车后太宰治满脸惨白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扶着墙干呕了一会勉强跟住了中也的脚步。
“Boss,我是中也。”中也敲了敲门,把帽子拿下来放在身侧。太宰治缓的差不多了便摆出平时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中也严肃正经的神情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
“中也君吗?快进来吧。”森鸥外拍拍爱丽丝的头顶让她先回到自己的房间,转身就换上一副极其和蔼可亲礼贤下士的样子。中也用眼神威胁了一下身后吊儿郎当的太宰治,推门走了进去。太宰治把双手抄在兜里,步调轻快就差哼个调调出来。
森鸥外到不在意太宰治随意的态度,让中也又念了一遍报告之后就让他出去接着排练准备第二天的演出。留着太宰治在他的办公室里四下张望也不生气。
森鸥外打量着太宰治,太宰治也收回了目光,用了他一贯观察尸体的眼神打量着森鸥外。两人僵持了一会,森鸥外收回眼神示意太宰治坐下,太宰治也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昂贵的沙发坐垫上。
“太宰君,对吧。作为中也的上司,先代替中也感谢太宰君的救命之恩了。”森鸥外语气诚恳,太宰治听了满不在乎的点点头,一副你要说什么赶紧说的架势。
“听中也君的语气似乎太宰君已经发现了中也君的身份了呢,不过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森鸥外双手交叠支撑着下巴,语气幽然配上办公室空旷而昏暗的环境叫人不寒而栗。
“鄙人森鸥外,垄断了横滨的毒品交易。也做一些怡情的小生意,比如摩托的特技表演。”太宰治嗯了一声,早就料到了一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中也家的沙发并不舒服,他翻腾了大半宿才睡着又被中也早早的拽起来,根本没兴趣听这老狐狸说他们的生意。
关我屁事嘞,太宰治无精打采的嚼着茶台上的糖块,咯嘣咯嘣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房间内。
“不过中也君最近被埋伏暗算了很多次,太宰君不也被卷入了吗。按常理横滨这一片是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我们的。”森鸥外顿了顿,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这个黑发还乱糟糟,有些颓废的嚼糖块的青年。“太宰君知道为什么吗。”
“你们欠了别人钱还是怎么了,我对这不感兴趣。森先生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太宰治把糖块咽下去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摆准备走人。他实在是困得不行。
“太宰君不感兴趣的话,难道对中也君的安危也不感兴趣吗。再这样下去——放任不管的话,中也君会死的哦?”
太宰治的身形顿了顿,但他并没有回头。“中也是你的手下,他的安危难道不是应该由你负责吗。”
“可是这次的情况真的很危急啊,像太宰君这样的人才我们还是很需要的。”森鸥外笑着敲敲桌子。“下午我会召集干部们开会,太宰君要是有意向的话,跟着中也君来就可以了。”
太宰治没吭声,甩开步子开门就走。










鸦雀无声
森鸥外支着下巴,围坐的五大干部无一例外的表情严肃,太宰治坐在离森鸥外最远的另一边,依旧显得无精打采。尽管中也暗地里在桌下猛掐他大腿,太宰治也只是勉强坐直了身子。
“找大家来开会的原因想必大家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是外界的毒商入侵。而且,今天早上也收到了对方的信件。”森鸥外把信件推到显示器下面投影到屏幕上。横七竖八的字体看起来并不只是掩饰字体,还带了些挑衅的意思。
“大意是他们的势力广而且想承包了横滨的毒品交易,但是重新建立一个交易体系太过麻烦,想让我们顺从他们。”森鸥外把那张让人心烦的纸抽走撕开。“刚刚也调查了一下,对方的势力的确很强,但是还没能蔓延到横滨附近。也就是如果真要硬碰硬,只能两败俱伤。”
“看来对方的劝降也不是没有道理。”红叶举起袖子遮住小半张脸。“但这种劝降是没法接受的吧,Boss。”
“的确没法接受。对方要求两周后谈判,商议一下条件。不过不会有什么利益可言了,估计第一个要求就是我和五大干部退位,之后就是一个一个的解决掉。”森鸥外用手比在脖颈上做了一个横切的动作。
“对此,各位有什么看法吗。”
“按照Boss的说法,我们要么两败俱伤要么接受他们的条件。可是接受条件是不太可能的,那就只能做战斗准备了吧。”中也早就摘下了帽子,此时也懒得管咸鱼状的太宰治。
“不一定哦,中也君。那是我们的现状,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太宰君不也和你来开会了吗?”森鸥外眯了眯眼,果不其然的看到中也怔住之后缓缓的看向趴在桌子上的太宰治。
哈?太宰治?这家伙能做什么?他不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好吗?
中也撇撇嘴把这几句话嚼碎了咽下去,这种话不应该在会议室出现。倒是被点名的太宰治抬起了头,收了懒懒散散的气质还勉强能看。
“森先生真是太抬举我了,我不过是个外人。”
太宰治挠挠头发,笑得极其纯良无辜。
“真的是外人吗?太宰君,如果外界毒商入侵的话你的地下诊所也会受影响吧,现在不已经是无处可去了吗。”森鸥外眯着眼睛微笑,支着下巴的手摊开看起来像是邀请。“地下职业没有一个能幸免于难,我们很是欣赏太宰君的能力,为什么不一起为了护卫领土而斗争呢。”
死寂一片
所有人都看着低头不语的太宰治,Boss的邀请已经递出,而且他说的句句属实。主动权到底是把握在自己手里还是敌方手里,这个选择并不困难。
太宰治把腰间的伯莱塔放到长桌上推到中央,由于森鸥外特殊关照了一下这把枪也被他带了进来。
森鸥外满意的拍拍手,视线在太宰治身上打转。
“那么,欢迎太宰君加入我们。提前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不定期掉落更新——宰有点起床气哦。
这里白侯欢迎小伙伴们讨论剧情啊聊天什么都好。
欢迎聊天……!!

评论(2)

热度(26)

  1. 白叶子白侯侯侯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