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侯侯侯侯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Ⅶ

天明之前Ⅶ
地下医生太宰x摩托特技师兼毒贩中也
拖了很久的更新……!
这章特别甜真的不进来看看再走吗xxx
真的,特别甜!!!
进来看看吧!!


托太宰的福,中也最终还是把迈出门的腿勉勉强强的收回来,打电话给那个酒馆老板致歉。

太宰看着中也一脸歉意的频频点头,刚刚他说“有重要的事和中也商量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中也陪着”,估计过会儿中也挂断电话就会一脸不耐烦的问他到底有什么事。

可实际上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想要告诉中也,他就是自私的不想中也在难得的假期出去喝的酩酊大醉,尤其是……

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情况下。

太宰闭上眼睛,他有些困了。窗外稀稀落落的下着雨,它会变得很大很大。如果中也出去喝酒,就会借着酒劲冲出酒馆,在大雨里浇个湿透。

可为什么他就拉下脸和中也小孩子气的扯皮,死活拽着那个小矮子的袖口不松直到看着他骂骂咧咧的拿出电话呢。

太宰治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大概是坏掉了,变得和小矮子一样蠢。

笑眯眯的接待一身伤痕抱怨不停的中也也好,把中也的钱包拿着仔细研究也好,掺和了不该掺和的事情也好,毫不犹豫的跨上森鸥外都贼船也好……通通、通通都是因为那个小矮子。

那个叫中原中也的小矮子。

但是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开心的吧?在喝的半醉之后和中也抢夺一个廉价的钱包,酒醒了拽着中也从给自己准备的通道跑出去……他那天还名正言顺的牵到了中也的手。

虽然出去之后又变成了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是很无奈就是啦……

包括现在、躺在沙发上能听到稀稀落落的雨声,还能听见中也难得温软下来的声音。如果愿意睁眼还能看见中也穿的妥当漂亮,连那顶帽子都十分顺眼。

太宰治稍微抬眼看了眼中也,立刻换回一记眼刀。可他却扑哧一声笑出来,中也不耐烦的用头和肩膀夹住手机,一边接着说着谢绝和遗憾的话一边狠狠的皱起眉毛,走到沙发边上一把夺过太宰治手里的抱枕,把他摁到沙发里。

太宰治闷着笑起来声音低了不少,中也胡乱的把抱枕摁在他的脸上,指尖蹭过太宰的脸边。

太宰又想起了那天中也的手。

为什么呀,太宰治想,可他现在有点浑浑噩噩的,好像他喝的酩酊大醉一样。






中也一边向店长道歉,一边用余光瞄着太宰治。

他明知今晚说不好是他能去那家小酒馆的最后机会,可还是受不了太宰的软磨硬泡撒娇耍赖,答应了在家待着。

重要的事?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啊?估计也就是明天一天都要吃到大螃蟹,今晚要吃火锅,咖喱饭当主食,中也请客。
这点事情怎么可能他放弃小酒馆来听这个青花鱼说以上那种重要的事……?

中也纳闷的想着,试图找到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也许是对太宰治的耍赖不耐烦了吧?也许下一秒就会躺在地上撒泼打滚,无论如何都要自己留下来陪他。

简直就是小孩子一样……白长了那个身高。

他不耐烦的过去拿着抱枕摁住太宰治,听他闷闷的笑声又想
起了之前在他的小诊所里,自己嘟哝着杂七杂八的琐事,或者心烦抽烟的时候,这家伙总是眯着眼睛,不时闷闷的笑几声。

这么说起来好像在太宰治身上破了不少底线,他默认了太宰治脱下他的夹克和背心长裤,只穿内裤坦坦荡荡的坐在他的病床上;他默认了太宰治喝醉后的玩闹还幼稚的陪他抢钱包;他默认了太宰治的一个眼神,瞬间做出了信任的反应……他甚至默认了太宰治住下,而不是和森鸥外提出给太宰治一间宿舍。

为什么呢

中也想着,店长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远离。






太宰治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的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和他只是一夜情,但之后出乎意料的并不纠缠。只是偶尔请他喝个酒,聊聊身边的人和事。

那是个睿智感性的女人——太宰治很乐意听她讲故事。
他还记得,某个下午他们坐在咖啡厅里。他面前是杯摩卡,女人面前是杯黑咖啡,苦的令人生疑。

他本打算走了,但女人叫住了他。之后那句话他只是含含糊糊的应答了一句便离开了,可这个时候缺如此清晰的想了起来。

她说

「太宰君,你会是爱上黑咖啡的人」

虽然苦涩,但好过甜到腻人。清清淡淡的,毫无杂质的、同时也是最最坦诚,最毫无保留的。
——中也啊

太宰治忽然想起来了,原来他只有面对中也时的笑是发自内心,他会因为中也的身体心跳紊乱一瞬,他会因为他毫不犹豫的迈上贼船……一切都是因为……

太宰把抱枕丢到一边,中也一手挂断电话挑起眉毛居高临下的逆光看他,摆出一副质问的架势。
——我爱你啊,中也。

中也看着太宰治嘴唇耸动,仿佛那两片看似薄情的嘴唇连着他的心绪一齐颤动一般,他似乎开始有点期待了。

期待那个荒谬的可能。

好吧,如果那家伙说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

中也这么想着,叉开双腿坐在太宰治身上。

毕竟……我爱你啊。

太宰治看着中也跨坐在他身上,眼睛闪亮亮的露出一丝期待的神色。

虽然苦涩,但好过甜到腻人。清清淡淡的,毫无杂质的、同时也是最最坦诚,最毫无保留的。

他眯着眼睛笑了笑,终于开口。

“中也啊……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哦。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太宰治的眼睛也开始露出点闪亮来。

“重要到足以让我推掉酒馆来陪你的事情……是什么呢”

中也低下头,声音低的像是喃喃自语。

太宰看着中也的眉眼,声音中满是笑意。中也看着太宰治,也轻轻的勾起嘴角。接着他们一同,如以往任何一次不言而喻的默契一般开口。

“我爱你”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