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侯侯侯侯

【双黑太中】三途川

双黑太中
算是个假装更新的小段子xx更新卡住了我我我我努力xx


他在桥边等了很久,久到三途河岸的花开了一季又一季,久到他眼中只剩下那片摇曳的花海。
孟婆问他他在等什么,他说不知道,但觉得应该等一个人。
他死得过于久了,一切都记忆都理所当然的模糊。他看着花海试着回忆过去,但脑中和他所见之处一般白的空无一物。
孟婆大抵是见多了为情而困的鬼魂滞留在河岸不愿喝下那碗孟婆汤,可她不忍说孟婆汤不过是个幌子,当你渡过那条河时记忆就已经被河水侵蚀的面目全非。
她也不忍拒绝这个执着的年轻人,只是感叹。
亡者源源不断的由摆渡人从对岸带过来,孟婆也一碗接着一碗的将汤递给他们。很少有人拒绝,不过他们喝下去时大多泪流满面。
年轻人还在等。
他还没来?
孟婆将手中的碗递给一个老人,那老人犹豫一下,慢慢的喝干净。
嗯。
老人之后是个中年男人,身体却枯槁的摇摇欲坠。
你还记得他?
年轻人支着下巴,眼神悠远的看向花海的尽头。他就坐在桥上,每个亡魂都会看他一眼,然后匆匆走掉。
也许……?我记不太清了。
你等了很久了。
孟婆低声安慰着突然痛哭的女人,叫她喝下那碗滚入了眼泪的汤。
可是他还没来,你也记不清了。
年轻人笑着摇了摇头,将孟婆递过来的汤递给下一个亡魂。
我会认出来的。
孟婆不再说话,她一碗一碗的劝人喝下孟婆汤。似乎不会厌倦。


时间又过了很久,久到摆渡人换了三个,久到那片花海再也望不到尽头。
年轻人还在等。
他还没来?
孟婆停下了舀汤的动作,她没见过任何一个灵魂能等这么久。
他快来了。
年轻人说着,将目光落向刚刚下船的一个亡魂。亡魂摇摇晃晃的走向孟婆,经过年轻人的时候停了下来,他隐隐约约的说了句什么,但声音模糊不清。
然后他继续走,年轻人似乎想说什么,但直到那个亡魂喝下了孟婆汤,他都没有再想起来。
他叹口气,他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孟婆舀了碗汤,她把汤递给那个一脸懊悔的年轻人。
他说他叫中也,他要去找一个一定会等他的人。
他的名字和你最开始告诉我的一样。



很久很久以后,年轻人依旧在桥上终日等待。久到三途河岸的花开了一季又一季,久到他眼中只剩下那片摇曳的花海。
他不再单单坐在桥上注视每个路过的亡魂,他帮着孟婆安慰那些不愿喝下汤的孩子,而孟婆帮他记着那个名字。
中也
中原中也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Ⅶ

天明之前Ⅶ
地下医生太宰x摩托特技师兼毒贩中也
拖了很久的更新……!
这章特别甜真的不进来看看再走吗xxx
真的,特别甜!!!
进来看看吧!!


托太宰的福,中也最终还是把迈出门的腿勉勉强强的收回来,打电话给那个酒馆老板致歉。

太宰看着中也一脸歉意的频频点头,刚刚他说“有重要的事和中也商量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中也陪着”,估计过会儿中也挂断电话就会一脸不耐烦的问他到底有什么事。

可实际上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想要告诉中也,他就是自私的不想中也在难得的假期出去喝的酩酊大醉,尤其是……

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情况下。

太宰闭上眼睛,他有些困了。窗外稀稀落落的下着雨,它会变得很大很大。如果中也出去喝酒,就会借着酒劲冲出酒馆,在大雨里浇个湿透。

可为什么他就拉下脸和中也小孩子气的扯皮,死活拽着那个小矮子的袖口不松直到看着他骂骂咧咧的拿出电话呢。

太宰治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大概是坏掉了,变得和小矮子一样蠢。

笑眯眯的接待一身伤痕抱怨不停的中也也好,把中也的钱包拿着仔细研究也好,掺和了不该掺和的事情也好,毫不犹豫的跨上森鸥外都贼船也好……通通、通通都是因为那个小矮子。

那个叫中原中也的小矮子。

但是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开心的吧?在喝的半醉之后和中也抢夺一个廉价的钱包,酒醒了拽着中也从给自己准备的通道跑出去……他那天还名正言顺的牵到了中也的手。

虽然出去之后又变成了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是很无奈就是啦……

包括现在、躺在沙发上能听到稀稀落落的雨声,还能听见中也难得温软下来的声音。如果愿意睁眼还能看见中也穿的妥当漂亮,连那顶帽子都十分顺眼。

太宰治稍微抬眼看了眼中也,立刻换回一记眼刀。可他却扑哧一声笑出来,中也不耐烦的用头和肩膀夹住手机,一边接着说着谢绝和遗憾的话一边狠狠的皱起眉毛,走到沙发边上一把夺过太宰治手里的抱枕,把他摁到沙发里。

太宰治闷着笑起来声音低了不少,中也胡乱的把抱枕摁在他的脸上,指尖蹭过太宰的脸边。

太宰又想起了那天中也的手。

为什么呀,太宰治想,可他现在有点浑浑噩噩的,好像他喝的酩酊大醉一样。






中也一边向店长道歉,一边用余光瞄着太宰治。

他明知今晚说不好是他能去那家小酒馆的最后机会,可还是受不了太宰的软磨硬泡撒娇耍赖,答应了在家待着。

重要的事?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啊?估计也就是明天一天都要吃到大螃蟹,今晚要吃火锅,咖喱饭当主食,中也请客。
这点事情怎么可能他放弃小酒馆来听这个青花鱼说以上那种重要的事……?

中也纳闷的想着,试图找到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也许是对太宰治的耍赖不耐烦了吧?也许下一秒就会躺在地上撒泼打滚,无论如何都要自己留下来陪他。

简直就是小孩子一样……白长了那个身高。

他不耐烦的过去拿着抱枕摁住太宰治,听他闷闷的笑声又想
起了之前在他的小诊所里,自己嘟哝着杂七杂八的琐事,或者心烦抽烟的时候,这家伙总是眯着眼睛,不时闷闷的笑几声。

这么说起来好像在太宰治身上破了不少底线,他默认了太宰治脱下他的夹克和背心长裤,只穿内裤坦坦荡荡的坐在他的病床上;他默认了太宰治喝醉后的玩闹还幼稚的陪他抢钱包;他默认了太宰治的一个眼神,瞬间做出了信任的反应……他甚至默认了太宰治住下,而不是和森鸥外提出给太宰治一间宿舍。

为什么呢

中也想着,店长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远离。






太宰治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的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和他只是一夜情,但之后出乎意料的并不纠缠。只是偶尔请他喝个酒,聊聊身边的人和事。

那是个睿智感性的女人——太宰治很乐意听她讲故事。
他还记得,某个下午他们坐在咖啡厅里。他面前是杯摩卡,女人面前是杯黑咖啡,苦的令人生疑。

他本打算走了,但女人叫住了他。之后那句话他只是含含糊糊的应答了一句便离开了,可这个时候缺如此清晰的想了起来。

她说

「太宰君,你会是爱上黑咖啡的人」

虽然苦涩,但好过甜到腻人。清清淡淡的,毫无杂质的、同时也是最最坦诚,最毫无保留的。
——中也啊

太宰治忽然想起来了,原来他只有面对中也时的笑是发自内心,他会因为中也的身体心跳紊乱一瞬,他会因为他毫不犹豫的迈上贼船……一切都是因为……

太宰把抱枕丢到一边,中也一手挂断电话挑起眉毛居高临下的逆光看他,摆出一副质问的架势。
——我爱你啊,中也。

中也看着太宰治嘴唇耸动,仿佛那两片看似薄情的嘴唇连着他的心绪一齐颤动一般,他似乎开始有点期待了。

期待那个荒谬的可能。

好吧,如果那家伙说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

中也这么想着,叉开双腿坐在太宰治身上。

毕竟……我爱你啊。

太宰治看着中也跨坐在他身上,眼睛闪亮亮的露出一丝期待的神色。

虽然苦涩,但好过甜到腻人。清清淡淡的,毫无杂质的、同时也是最最坦诚,最毫无保留的。

他眯着眼睛笑了笑,终于开口。

“中也啊……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哦。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太宰治的眼睛也开始露出点闪亮来。

“重要到足以让我推掉酒馆来陪你的事情……是什么呢”

中也低下头,声音低的像是喃喃自语。

太宰看着中也的眉眼,声音中满是笑意。中也看着太宰治,也轻轻的勾起嘴角。接着他们一同,如以往任何一次不言而喻的默契一般开口。

“我爱你”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Ⅵ

前法医太宰x摩托特技师兼毒贩中也
好久没更了作为一条咸鱼良心不安/xx
日常求小心心小蓝手,以及看官大人的评论。
进来看看呀……!





天明之前Ⅵ
中也的情绪极不稳定,他正处在发疯的边缘。他现在简直想把太宰治那个混蛋拽出来当成沙包狠揍一顿,让他不用再费自杀的力气就去见他的天使姐姐。
可他现在只能以一个既别扭还难看的姿势躲在通风管道里,正下方就是女厕——鬼知道为什么这个破地方只有女厕。估计一会儿休息时间一到就会有各式各样的姑娘们进进出出,该解决生理问题的解决生理问题,该补妆补妆该加垫子加垫子。
中也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西装套裙和有些高度的高跟,恨太宰治恨的牙痒痒。
“中也——你的呼吸声太重了,会被人发现的哦?”
太宰治悠哉的敲敲耳麦,面前三台电脑屏幕围成弧形,上面显示着整个楼层的细节图,中也的位置亮着红点。
中也压低了嗓音“要不是你这混蛋…我当时为什么要把你救出来啊。”
对,他当时就应该把太宰治的伯莱塔抢过来给他一枪,然后自己突围出去。
“没办法嘛,中也。是Boss 的命令哦。”
中也磨了磨后槽牙,连带着在心里把那个萝莉控也骂了一遍。
明明前些天Boss 安排他们两个搭档窃取资料的时候太宰治那家伙还露出一副恶心的不得了的表情,得知他只能在后方指挥并不能潜入那个全都是女性的楼层时还捂心口叫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来着。
中也还记得当时自己幸灾乐祸的抱臂站着,挑起眉毛做出无奈的样子。
“没办法嘛,太宰。是Boss 的命令哦。”
……他这么说来着。
中也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把排风口的罩子挪开一拧身翻下去赤脚踩在地上。颇为嫌弃的理了理裙子把高跟鞋蹬上。
“中也,记得保持微笑。这里的小姑娘都是36℃微笑的。”太宰治懒洋洋的支着脑袋,指尖一下一下的敲在桌面上。“整一层楼都是36℃的小姑娘们,虽然中也你的身高长相无可挑剔但是一副绝对零度的表情的话会第一时间暴露的哦。”
“……”
中也叹了口气,认命的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脸对着镜子调整表情。
他这次是来取证的,对方对横滨的入侵已经超出了法律可容忍的范围之内。他只要找出相应的证据就可以让那帮毒商进监狱。
能避免正面冲突自然是最好的。中也掐着点走出卫生间,按照预定的路线向那间巨大的办公室走过去。
敌对组织的头头松尾岐,是个相当瘦小猥琐的中年男子,却硬生生的凭借狠辣的手段逼死了前首领,把巨大的毒品交易市场攥在手里。
中也把办公室的门推开一条刚巧让他通过的缝隙确定没人了才闪身进去,直接去那堆文件里翻找。好在松尾桌子上的文件不多……估计琐碎的东西都是那些小姑娘帮他收拾的。
中也掏出手机挑着重要的文件照了几张,从衣袋里掏出几枚窃听器塞到桌角之类的地方。
证据自然是越多越好。
目前为止都一切顺利,接下来只要混在人群中出去就算是圆满结束。中也把照片传到森鸥外的手机里,跟着大批的姑娘们下楼。


“啊呀啊呀……真是了不得的情报。”森鸥外挑眉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咂舌,眯着眼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
“敌对组织要是知道了估计会气的砸墙吧——中也君,太宰君真是立了大功啊。这下我们可以算是把他们的把柄抓住了呢。”
森鸥外饶有兴致的看看中也脸上没来的急洗掉的妆,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
“那么中也君先回去休息吧,有需要我再通知你。”
中也摘下帽子鞠了一躬,转身退出去。森鸥外把手机掏出来把那几张照片发给太宰治,覆上一个拜托的表情。
太宰治点开屏幕愣了半晌,随后嗤的一声笑出来。极为爽快的把几张照片发过去。
——太宰君,这是中也君的战果。作为交换,中也君执行任务的照片能发给我吧?
——当然了,Boss 。


太宰治把照片打印出来揣在怀里,熟门熟路的找到法医科的后阳台翻了进去。
与谢野正把一摞文件交给实习生中岛敦,看见太宰治头疼的叹口气。倒是中岛敦紧张起来,中规中矩的叫了声前辈。
“不用叫他前辈,中岛。那家伙已经被吊销了。”与谢野推推眼镜一脸不耐烦“说吧,又哪个姑娘被你糟蹋了?”
中岛敦呼吸的动作一顿,登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太宰治无奈的挠挠头发,把那几张打印纸递过去。与谢野接过漫不经心的看了几眼,周身的气场顿时凛冽起来。
“你在哪搞到的这些东西?”
“嘛,不方便说。不过这些东西足够把那个人送进监狱枪毙吗。”太宰托着腮坐在转椅上,对与谢野的反应满意的点点头。
“我不是法律专业,不过应该差不多。可以的话自然证据上越多越好,只是这几张照片实在是过于单薄了。”与谢野摇摇头把打印纸收好“我明天去找国木田帮你看看。怎么,那人老婆坚贞不屈惹毛你了?”
“不是……不过还真是拜托了。”太宰治站起来,准备接着从窗户翻出去。
“慢着,太宰。”与谢野把转椅转个个正对着窗口,看着太宰表情凝重。“你要是跟那个贞洁烈女搞到一块说不好你也会栽进去。”
太宰治抽抽嘴角,中岛敦一看架势不对急忙把文件一放捂住耳朵。
“都说了不——是——啊——!”
中岛敦头疼的看着太宰治被与谢野一把推下窗沿趴在矮树丛里,他的耳膜还是有点疼。





你们猜猜森鸥外要中也照片干什么去☆
想看中也女装☆/醒醒吧不可能的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Ⅴ

地下医生宰x摩托特技师兼毒贩中也
无异能##





填饱了肚子的太宰治难得的直到睡觉之前都保持着安静,就算中也从柜子里拖出条毯子丢在他脸上也只是抽抽鼻子把毯子摊开盖在身上,连“一起睡在床上”这个在心里念叨已久的要求都没提。
中也乐得清净,冲着缩在沙发上的太宰治强调了一遍不许半夜磨牙打嗝放屁之类的小事就去睡觉了。刚刚短信汇报完情况之后Boss 点名要见太宰治,怕不是又要起早。
中也拉伸了一下手臂倒在床上裹住被子不一会便沉沉睡去,养精蓄锐才是硬道理。
天知道会有什么腥风血雨。
尽管太宰治很不情愿,但还是被中也不由分说的拽着耳朵出了门坐上副驾驶。中也像是怕他突然犯病扒住车门一样猛踩油门,黑色的汉兰达在路上左冲右突,也只能是中也这种骑惯了特技摩托的人才能飚出的车技。太宰治紧紧握着上方的扶手扣紧了安全带,生怕中也一个油门踩错被甩出车外。
中也对自己的开车方式早已习惯,本来他就不是主要开车的,毕竟摩托的开放空间太大,要是出了什么状况也的确不方便。停车后太宰治满脸惨白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扶着墙干呕了一会勉强跟住了中也的脚步。
“Boss,我是中也。”中也敲了敲门,把帽子拿下来放在身侧。太宰治缓的差不多了便摆出平时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中也严肃正经的神情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
“中也君吗?快进来吧。”森鸥外拍拍爱丽丝的头顶让她先回到自己的房间,转身就换上一副极其和蔼可亲礼贤下士的样子。中也用眼神威胁了一下身后吊儿郎当的太宰治,推门走了进去。太宰治把双手抄在兜里,步调轻快就差哼个调调出来。
森鸥外到不在意太宰治随意的态度,让中也又念了一遍报告之后就让他出去接着排练准备第二天的演出。留着太宰治在他的办公室里四下张望也不生气。
森鸥外打量着太宰治,太宰治也收回了目光,用了他一贯观察尸体的眼神打量着森鸥外。两人僵持了一会,森鸥外收回眼神示意太宰治坐下,太宰治也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昂贵的沙发坐垫上。
“太宰君,对吧。作为中也的上司,先代替中也感谢太宰君的救命之恩了。”森鸥外语气诚恳,太宰治听了满不在乎的点点头,一副你要说什么赶紧说的架势。
“听中也君的语气似乎太宰君已经发现了中也君的身份了呢,不过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森鸥外双手交叠支撑着下巴,语气幽然配上办公室空旷而昏暗的环境叫人不寒而栗。
“鄙人森鸥外,垄断了横滨的毒品交易。也做一些怡情的小生意,比如摩托的特技表演。”太宰治嗯了一声,早就料到了一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中也家的沙发并不舒服,他翻腾了大半宿才睡着又被中也早早的拽起来,根本没兴趣听这老狐狸说他们的生意。
关我屁事嘞,太宰治无精打采的嚼着茶台上的糖块,咯嘣咯嘣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房间内。
“不过中也君最近被埋伏暗算了很多次,太宰君不也被卷入了吗。按常理横滨这一片是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我们的。”森鸥外顿了顿,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这个黑发还乱糟糟,有些颓废的嚼糖块的青年。“太宰君知道为什么吗。”
“你们欠了别人钱还是怎么了,我对这不感兴趣。森先生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太宰治把糖块咽下去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摆准备走人。他实在是困得不行。
“太宰君不感兴趣的话,难道对中也君的安危也不感兴趣吗。再这样下去——放任不管的话,中也君会死的哦?”
太宰治的身形顿了顿,但他并没有回头。“中也是你的手下,他的安危难道不是应该由你负责吗。”
“可是这次的情况真的很危急啊,像太宰君这样的人才我们还是很需要的。”森鸥外笑着敲敲桌子。“下午我会召集干部们开会,太宰君要是有意向的话,跟着中也君来就可以了。”
太宰治没吭声,甩开步子开门就走。










鸦雀无声
森鸥外支着下巴,围坐的五大干部无一例外的表情严肃,太宰治坐在离森鸥外最远的另一边,依旧显得无精打采。尽管中也暗地里在桌下猛掐他大腿,太宰治也只是勉强坐直了身子。
“找大家来开会的原因想必大家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是外界的毒商入侵。而且,今天早上也收到了对方的信件。”森鸥外把信件推到显示器下面投影到屏幕上。横七竖八的字体看起来并不只是掩饰字体,还带了些挑衅的意思。
“大意是他们的势力广而且想承包了横滨的毒品交易,但是重新建立一个交易体系太过麻烦,想让我们顺从他们。”森鸥外把那张让人心烦的纸抽走撕开。“刚刚也调查了一下,对方的势力的确很强,但是还没能蔓延到横滨附近。也就是如果真要硬碰硬,只能两败俱伤。”
“看来对方的劝降也不是没有道理。”红叶举起袖子遮住小半张脸。“但这种劝降是没法接受的吧,Boss。”
“的确没法接受。对方要求两周后谈判,商议一下条件。不过不会有什么利益可言了,估计第一个要求就是我和五大干部退位,之后就是一个一个的解决掉。”森鸥外用手比在脖颈上做了一个横切的动作。
“对此,各位有什么看法吗。”
“按照Boss的说法,我们要么两败俱伤要么接受他们的条件。可是接受条件是不太可能的,那就只能做战斗准备了吧。”中也早就摘下了帽子,此时也懒得管咸鱼状的太宰治。
“不一定哦,中也君。那是我们的现状,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太宰君不也和你来开会了吗?”森鸥外眯了眯眼,果不其然的看到中也怔住之后缓缓的看向趴在桌子上的太宰治。
哈?太宰治?这家伙能做什么?他不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好吗?
中也撇撇嘴把这几句话嚼碎了咽下去,这种话不应该在会议室出现。倒是被点名的太宰治抬起了头,收了懒懒散散的气质还勉强能看。
“森先生真是太抬举我了,我不过是个外人。”
太宰治挠挠头发,笑得极其纯良无辜。
“真的是外人吗?太宰君,如果外界毒商入侵的话你的地下诊所也会受影响吧,现在不已经是无处可去了吗。”森鸥外眯着眼睛微笑,支着下巴的手摊开看起来像是邀请。“地下职业没有一个能幸免于难,我们很是欣赏太宰君的能力,为什么不一起为了护卫领土而斗争呢。”
死寂一片
所有人都看着低头不语的太宰治,Boss的邀请已经递出,而且他说的句句属实。主动权到底是把握在自己手里还是敌方手里,这个选择并不困难。
太宰治把腰间的伯莱塔放到长桌上推到中央,由于森鸥外特殊关照了一下这把枪也被他带了进来。
森鸥外满意的拍拍手,视线在太宰治身上打转。
“那么,欢迎太宰君加入我们。提前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不定期掉落更新——宰有点起床气哦。
这里白侯欢迎小伙伴们讨论剧情啊聊天什么都好。
欢迎聊天……!!

【双黑太中】天明之前Ⅲ

摩托特价师兼毒贩中也x地下医生太宰


下雨了,最开始还是淅淅沥沥的,但很快天空就有序地增大倾落的雨量。中也不得不加快脚步,他可不想被淋得湿透。到了太宰治那隐藏的门面前他连门都没敲,拧开把手就走了进去。
也就是这一会,外面压抑了半天都暴雨终于降临。闪电远远地从空中划过,几秒后是令人心肺跟随着一同震颤的雷声。中也摘下帽子抖了抖帽子上的水,却闻到一股浓重的酒气。中也抬头向里面张望,果不其然地发现太宰治有些颓废地坐在一堆廉价的玻璃酒瓶中间,单手支着头,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快要见底的酒瓶,正不太稳地给自己倒酒。
太宰治听见动静抬起头,眼中一片模糊地盯着中也看了一会。中也踩掉皮靴走到太宰治面前伸出手掌摊平,太宰治有些迷惑地歪头看了看他,随后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中也,是你呀。又受伤了吗?”太宰治的发音有些模糊,酒精已经侵占了他大半的思想。
“没,我来拿回我的钱包。”中也把摊平的手掌放在他面前晃了晃,心中期盼着这家伙别醉到忘了这回事。
“钱包……嗯……”太宰治揉着眉心想了想,恍然大悟般放下酒瓶将左手握拳拍在右手上。“你是说那个丑的要死廉价到老年大伯伯都不会用的钱包?”
中也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太宰治这一连串的形容词让他很是不爽。即便如此他还是点了点头“对,就是那个。”犯不上和醉鬼计较,中也这么想着。
“什么嘛,那个见了鬼的钱包居然是中也你的?”太宰治眯起眼睛嘟哝着把手伸到柜子里摸索。他的动作有些大,被他碰倒的酒瓶发出一连串的声音。中也自上而下地看着他翻找,难得地他站着而太宰治坐着,现在他略高了太宰治一点,这让他很愉悦。
在把全部酒瓶碰倒之前,太宰治终于翻到了那个钱包。可他把钱包攥在手里举高,露出十分孩子气的笑容。
“来呀,中也。”他口齿不清,轻微的鼻音和笑容都让他看起来像个高中生。不甚明亮的灯光被举高的钱包挡住一部分,太宰治踉跄着站起身,中也立即被他的影子笼住了。
“自己来拿吧,如果你能拿到的话。居然在钱包里放了那么危险的东西……可不能轻易还给你呢。”
太宰治缓慢而有些严肃地说着,末了却又挂上孩子气的笑脸。“拿不到的话,我就只好勉为其难地收留这个毫无审美可言的钱包啦。”
中也的嘴角抽了抽,他着实没想到喝醉后太宰治能这么幼稚。偏偏那张故作稚嫩的脸叫他气不起来。排练的成功也的确叫他心情好了不少,此刻也就迁就了太宰治的任性。
中也叹口气站在桌子上伸长手臂去拿钱包,太宰治嗤笑着后仰。中也只得扒住了太宰的肩膀跷起脚尖,桌子有些不稳晃晃荡荡的,中也估测了一下距离发力一跳把钱包抢在手里,却因为落脚点不稳险些栽下去。太宰治眼疾手快地捞住中也的袖子,避免了中也摔到那一地酒瓶子上。
雨变小了点,但街上行人的脚步声却变得急促起来。雨声和单薄的墙壁仍旧无法掩盖那些细密的脚步声,还有危险的,子弹上膛的声音。
中也眼中精光乍现,挺直身子后一个前扑把还站的稳稳当当的太宰治摁在地下。太宰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中也捂住了嘴。中也眯着眼睛看向暗门的位置,找出自己备用的皮鞋穿上。太宰治经过这么一摔清醒了点,配合地乖乖噤声。
脚步声停止了,但这只意味着敌人停止了移动。也许他们已经就位,随时准备冲进来。中也绷紧神经紧盯着暗门的位置轻缓地呼吸着,一手抓起一个酒瓶想着一会要是开抢了这瓶子能不能挡上一挡。
封闭的空间,唯一的暗门又被敌人堵住。对方人数不定,门口的人又带着枪,自己连把匕首都没带……。中也想到自己的处境抽抽嘴角,低头看看一脸纯良的太宰治,哀叹了一口气。
还得带个喝醉了的太宰治……敌人应该是接到了不留活口的命令。
太宰治眨眨眼睛,轻轻把中也的手挪开。中也一愣又要把手摁上,太宰治示意中也别出声。中也咬着嘴唇点点头,动作缓慢地从太宰治身上起来,太宰治单手撑地干净利落地起身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冲着刚刚打穿的洞口挥了挥手。
“嘿,看得到吗——”
中也趁太宰治说话的功夫瞬间侧身翻滚到洞口的视线盲区,对面似乎是看不到中也起了一阵轻微的骚乱,太宰治紧跟着接话:“冷静,先生们,我只是个医生,你们要找的是中原中也吧?”他眯着眼紧盯那扇有些生锈的铁门,“当然,这是个封闭的屋子,他就在我这。但是——”中也靠近门口的动作一滞,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向太宰治。果然,门外的声音平息下来,一时间只有细微的雨打在地面上的声音。
“如各位所见,我只是个医生,因为某些事故被吊销了……”
“别废话,中原中也在哪。”低沉喑哑的声音隔着铁门传来,太宰治微微扯起嘴角向前挪动两步,左腿靠着旧得掉色的沙发。凸出来的沙发脚挡着,太宰治脚尖一勾,一把锃亮的伯莱塔滑出来被几乎拖地的长风衣挡住,中也由愤怒到惊讶,最后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太宰治脚尖轻挑把伯莱塔勾起送到手里,中也咂咂舌拎起一个空酒瓶把手一甩将酒瓶扛在肩上。横跨两步堵住门口上的洞弓起身子。
“就你们几个渣滓也想要我的命?”
太宰治脚尖轻挑把伯莱塔握在手里向刚才声音传来的位置开枪果不其然地听到一声闷哼。太宰治得意地吹了声口哨,几乎同时单薄的铁门开始剧烈震动。中也算准撞击的节奏趁他们蓄力时猛地扯开铁门,果不其然地看到对方一脸震惊地猛撞向门的方向。双手还抱在胸前来不及抽出,中也冷笑一声狠狠高抬腿踹向为首的男人下巴,巨大的脚力将男人踹的硬生生止住了前扑的趋势后仰过去,口中鲜血淋漓显然是咬破了舌头。中也把酒瓶抡到后面的人脸上碎成一片玻璃渣迸溅开。后面的人登时乱作一团,中也甩手带上门两步跑回去。
太宰治拽着中也跑向淋浴间把堆放杂物的架子推开露出一块颜色不太一样的砖块。太宰治把砖块向里摁了一下便听见机器转动的声音,黑漆漆的通道露出来。中也挑挑眉毛看了一眼太宰治明显是对他之前的临阵倒戈表示不爽,太宰治无奈地揽住只到他肩膀的中也一起走进通道。
通道并不好走,分叉和支路蔓延得像个地下的蛛网。地道潮湿阴暗的不时滴下水滴。两人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太宰治一直走在前面,拽着中也的手怕他走丢一般。后面始终不见人追上来想必是搜寻那小小的屋子或是在通道中走岔了,中也松了口气跟着太宰治跳上地面,四下看了看便认出了自己的所在。距离那个小诊所已经很远了,敌人再怎么想也埋伏不到这来。
中也吹了声口哨准备离开,太宰治眼疾手快地捞住中也的手腕。中也疑惑地回头,看见太宰治露出一口白牙笑得眯起了眼睛。
“先不说我救了你,至少因为你我没地方去啦。”太宰治眼见中也表情有所犹豫便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实则在心中笑得快要翘起了尾巴。
“怎么办呢——中也。”




这一章难产了一下,战斗细节也许不是很到位不过已经尽力了……各位将就着看吧。
有兴趣的看官可以关注一下前两章的小细节,对于后面的情节发展有一定作用的,也许。